地下群租止“疴”化“弹”:北京天通苑北清理地下隔断1730间 

赵喜斌

2018年08月22日15:10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地下群租,这次要止“疴”化“弹”

  天通西苑11号楼地下室此前是群租房,如今已被贴封条。

  天通西苑9号楼隔断间拆除前后。

  7月24日,本报18版报道《地下室群租又抬头》。报道刊发后,天北街道办事处立即行动,天通西苑的地下违规群租房得到了彻底整改。

  一道铁门封住了通往天通西苑二区9号楼地下室的入口,一个月前这里还曾经是一个近700平方米的地下室群租场所。地下室内,曾经的40多间隔断房被清理一空,地面上残存的地砖仍能看出当时群租时的场景。在这次清理整治中,天通苑北街道办事处共清理地下室群租房1730间,涉及450个楼门。

  此前,一些地下室群租一两个月就被查封一次,但很快又出现反弹。本次清理整治后,将通过封闭大门、拆除隔断、专人巡查、司法程序等办法形成长效机制,防止群租现象反弹。

  行动

  拆除隔断墙 电焊封铁门

  上周二,记者在天通西苑二区9号楼前看到,通往地下室的通道被铁栅栏封堵,以往频繁有人进出的场景已不复存在。地下室中的隔断间已被拆除,如今开阔的空间仅残存着隔断间留下的痕迹。“每间房三四平方米,七八平方米的都有。”物业管理公司的人告诉记者,原本地下室的使用用途为仓储。据了解,9号楼地下室总面积近700平方米,共有房间47间,出租房间15间,原本居住15人,如今已全部清退。这里曾是天通苑北街道最大的地下群租空间,二房东、黑中介也曾热衷于将年轻的租客引到这里。

  天通西苑三区11号楼中,同样存在着群租现象。这里原本有出租房间32间,面积400平方米,居住32人,在本报报道后的第二天,地下室群租全部清退。“做饭的厨房、私自增加的卫生间和私接的电线都被一并清理了。”天通苑北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刘飞表示,他们已拆下私装的电表,恢复地下空间原来的面貌。此次清理整治中,天通苑北街道办事处共清理地下室群租房1730间,涉及450个楼门。“辖区内的地下室群租、住人现象清理整治完成。”

  记者看到,多个楼门通往地下室的铁门上分布着许多焊点,铁门暂时通过这样的办法被封闭。

  一名居民表示,大家对于地下群租都深恶痛绝,很多的举报都来自于周边的居民。人员复杂、私接水电、私加电表……让楼内居民感受到了不安全感。“整治了之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楼里进进出出的人少了,就连垃圾桶里的垃圾都少了。”

  摁住二房东 现场返房租

  本报7月24日的报道中提到,大二的学生小张曾经在天通西苑9号楼地下室中租了一个隔断间,他只想暂住两个月,却被收了一年的杂费。面对这次整治,小张有些额外的担忧:“担心搬走了,交了的钱就更要不回来了。”

  在这次清理中,9号楼的二房东被街道办事处和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拦在了地下室中。天通西苑二区物业负责人于福江说,“整治中的一个重点就是不能放走二房东,很多租客都交了几个月的房租,但是实际租住时间却很短。”通过比对二房东、租客手中持有的租房协议和收据,对未产生的费用进行清退。“租住在这的群体中,很多都是年轻人,基本上收入不高,有的还是第一次来北京,为了省钱就被二房东给忽悠到这里了,但是实际的费用却一点也没省下。”

  清理完毕后,街道安排工作人员及保安力量专项巡查值守,确保整治单元所居住的人员清退,协助其搬离,并做好人员退租退费等后续工作。

  拿到了退回的租金,小张如释重负,赶紧收拾行李准备回到学校。“本来就是想暑期在北京打短工挣些钱,租房一下子掏空了所有,没想到以这种方式解了套儿。”

  刘飞表示,天通苑地区地下室违规住人问题由来已久。因区位优势,紧邻地铁站,成本较低,加之天通苑特殊的历史成因等,地下室群租房成为了众多来京人员工作居住的首选地之一,造成了地下室大量人员居住的情况,形成了较大安全隐患。

  难点

  被倒五六手 群租常反弹

  天通苑北街道办事处的辖区内,大多数楼房内建有地下室。在小区建成伊始,地下室的产权单位将地下室长期租给小区业主用作仓储使用,并在合同中规定了地下室只能用于仓储功能。但一些承租人出于经济利益,私自改造后用于违规出租住人使用,以赚取租金。

  在现实使用中,地下室一半是由业主自家用于仓储使用,而剩下的一半被用来出租住人。

  在一些楼内的地下室中存在着小仓库和隔断间混在一起的情况。通往地下室的铁门被封闭之后,一些居民存取物品出现了难题。于福江表示,封闭地下室是暂时行为,居民需要到地下室存取物品,可以通过物业公司将铁门打开,然后再将铁门焊死。“也会每周统一一个时间,方便居民到地下室的小仓库存取物品,接下来我们也会探索更安全有效的利用方式。”

  记者了解到,天通西苑二区9号楼,从今年年初开始,一共进行了4轮整治。贴在地下室的封条,往往不出半个月就被悄悄撕掉,租客也会陆陆续续回来。

  天通苑地区,活跃着许多二房东和黑中介,他们手中控制着一些楼内隔断间以及地下室出租的房源。于福江说,在居民举报后,在对举报楼内的地下室群租进行整治时,二房东就将租客转移到其他地下室中,待风头过后再搬回到原有住处。“有的租客说,一个月搬了三四个地方。”

  地下室被二房东整租下来后,有的自己经营,更多的是不断倒手转租。“很多都转了两三手,更有甚者转了五六手。”天通苑北街道办事处综治办相关负责人表示,这片地区的确出现反复整治、屡次反弹的情况,反弹周期大约在一两个月左右。

  “贴着具有法律效力的封条被撕掉,断水断电也只能暂时起到作用,很快租户就又住进来,群租又死灰复燃。”对于地下室群租的反弹,刘飞颇感无奈。

  目前,办事处已责成产权单位、物业管理公司,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采取断水断电、拆除违规隔断、拆除违规用水用电设施、拆除违规防盗门的办法,加强地下室的整治。产权方督促承租者尽快恢复地下室原规划用途,对限期未纠正的,将统一通过司法程序,解除双方合同。“对愿意改回仓库的承租者,在拆除违规水电表后,便可以继续履行合同中的约定。”

  破题

  建立巡查队 严盯黑中介

  在记者采访当日,天通苑地铁站外立着招租广告的二房东已经不见。他们将行踪转向了网络中,在某网络平台中,仍能看到一些二房东发布的隔断间招租信息。不过,当记者提出要在天通西苑租一间地下室时,一名中介人员表示,目前无房源可以出租。

  在于福江看来,切断二房东和黑中介的房源和经济收益,迫使他们无利可图转而离开。“小区中的二房东数量在逐渐减少,多次整治也让二房东的生意受到了很大影响,他们也看到了整治力度越来越大,一些人也就不再干这个了。”

  “为巩固整治效果不反弹,办事处将地下空间专项整治行动升级为街道综合治理突出问题打击整治专项行动,确保此次整治行动不走过场,取得实效,让辖区群众有获得感、安全感。”刘飞表示,建立一支由街道保安、物业秩序维护大队、楼门长组成的监督巡查队,每天采取日巡夜查的方式,对全部地下室进行时时管控,一旦发现有住人迹象,立即报告,立即制止。街道计划在居委会设立举报电话,通过奖励机制发动群众针对地下空间群租现象进行监督。

  同时,在整治地下室群租的同时,对于二房东的打击也在进行。刘飞表示,将组织协调派出所对所掌握的二房东、黑中介台账进行统一梳理,按照“扫黑除恶”的工作标准,严厉打击一批影响恶劣、屡教不改的中介机构和个人,始终保持严厉打击的高压态势。会同公安、区综治办等部门,针对长期围绕地铁站、小区出入口周边的“黑中介、二房东”进行治理,每周都将相关线索报送区“扫黑除恶专项组”进行会商。“对于重点的二房东要收集证据,进行重点监控。”

  “我们希望能把天通苑地区地下室收购工作纳入天通苑地区公共服务提升三年行动计划。”刘飞建议,结合天通苑地区公共服务不足的现状,按照统一规划、统一管理,把地下室优先改造成为公益项目场所和便民设施。

  本报记者 赵喜斌 J209

(责编:伍振国、孙红丽)